赢未来全媒体官方博客
让未来更有方向
http://winningv.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全球围攻硅谷:智利率先打出“移民牌”

2014-01-10 12:46:0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创业 | 浏览 23572 次 | 评论 0 条


  一直以来,许多国家都致力于打造本国特色的硅谷,但是目前尚未听闻有哪个国家成功打造出能够与美国硅谷媲美的创业圣地。不过,四年前,智利利用美国糟糕的移民政策,启动“创启智利(Start-up Chile)”计划,现在,给其首都圣地亚哥已经被打上了“创业热土”的标签。

  图文 / 苏三


  2013年11月26日智利时间早上9点,原是“创启智利”现任负责人奥拉西奥·梅洛和本刊记者约定的采访时间,但因为该计划刚结束最新一期创业项目的挑选工作,梅洛要忙于迎接即将到来的各国创业者,并为部分创业者提供签证和住宿方面的额外帮助,所以采访时间不得不延后。但梅洛的秘书兴奋地告诉本刊记者:“通过最近一期项目申请的国外创业者中有一位来自中国!”

  智利是距离中国最远的国家之一,其首都圣地亚哥和北京相距大约20000公里,且两国间没有直飞航班,必须经巴黎或是阿姆斯特丹中转,在不误机的情况下,尚需约20小时。那么,是什么吸引这位中国创业者跨越太平洋到这么一个一度闭塞且以采铜业、农业和廉价酒水而非创新闻名的拉丁美洲国家去创业呢?

  瞄准美国签证Bug

  许多国家都曾尝试创建本国特色硅谷,但是目前尚未听闻有哪国成功打造出能够与美国硅谷媲美的创业圣地。不过,四年前,智利利用美国糟糕的移民政策,启动“创启智利”计划,现在,多家主流媒体已经给其首都圣地亚哥打上了“创业热土”的标签。梅洛向本刊记者介绍,截至2013年9月,申请参加该计划的项目多达10475个,申请者广泛分布于112个国家。

  “创启智利”于2010年10月启动,从第二年开始,每年进行三期筛选申请项目。这项计划的创办者是“连续创业家”尼古拉斯·谢伊。谢伊曾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求学,众所周知,斯坦福大学是美国硅谷的发源地,被科技集团与企业重重包围。临近毕业时,谢伊发现美国并没有其所标榜的实用主义和开拓精神。他说:“我看到一些人才因为签证问题,被迫离开美国,于是我就想,为什么不让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来智利发展呢?”当以鼓励自主创业的美国将创业者“扫地出门”时,智利向他们敞开了温暖的怀抱。

  “创启智利”有点像带有政府背景的创业孵化器。工作人员邀请硅谷专业人员担任“评委”,在每期数千份申请中挑选出大约100个创业项目,被挑中的项目申请者将得到智利政府提供的4万美元种子资金、工作签证、办公室、居留证和关系网。

  这个新颖的计划看似完美:智利政府几乎把方方面面都打点好——尽管该计划的官网上强调“并不提供机票、住宿”,当创业者遇到困难时,工作人员还是会尽全力提供额外帮助,恨不得把外国创业者奉为上宾。而实际情况是,作为以采铜业、农业和廉价酒水而闻名的拉丁美洲国家,创业文化在智利还是非主流。

  两个月前,本刊记者联系上智利驻广州领事馆,商务处投资助理邹曼莎小姐热情地介绍了智利,极力宣扬其商业环境和投资机会,包括其稳定的政治和经济系统、高度开放的市场等。邹小姐并没有夸大其词,这些方面都可以从世界银行、联合国等组织的调查报告得到验证。然而,她一个多小时的介绍几乎全围绕着矿产、水电、农业等传统行业,而对高科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等领域只字不提。当然,这可能与智利针对中国的合作策略有关,但也能从某种程度上表明智利在创新领域的弱势。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曾毫不客气地指出,智利的经济一直由几大企业垄断并受极端保守的官僚主义左右,极具讽刺的一点是,谢伊创立的在线P2P借贷平台Cumplo正是因为冲击了当地的金融财团而被强制关闭;而且智利本土风投也不活跃,综合来看,智利对创业者的吸引力并不高。一些智利高官甚至对谢伊直言:“除非他是笨蛋,否则没人会为了4万美元离开欧洲或美国来到智利创业。”

  尽管外界普遍不看好,“创启智利”启动时,还是有100个项目申请了。谢伊等人从中挑选了22个项目进行投资,其中13个来自美国。大卫·罗伊德,Intern Group的创始人,是首批申请者之一。他是该计划的拥趸。“对我来说,只是换个环境,却能因此而得到4万美元的投资,而且还能省下很多成本。来智利前,我住在伦敦一个普通的三室房子,月租4000美元。为了省钱,我不得不和另外4个人合租。而在圣地亚哥,我找了一个非常棒的两房一厅,月租才500美元。”罗伊德继续补充,“而且,我们也得到了当地社区的很多支持。在伦敦或纽约,一个人微言轻的创业者很难能够像在智利这样轻易地和大佬们打交道——当然,这里的大佬数量不及伦敦或纽约,但我更愿意将这种匮乏看做机遇,我相信,只要你有前瞻性,足够积极主动,肯定能够有所成就。”Intern Group是一个提供海外实习机会的平台,有点像留学机构和招聘网站的合体,当然,其经营模式要比二者合体复杂得多。Intern Group曾获得2012年美洲创业大赛一等奖。这项大赛在美洲的知名度和含金量非常高,出席者多为美洲各国的政要和商业大佬,如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

  一边编写软件代码,一边喝着Pisco Sours

  从创业者的反馈来看,他们相当享受在智利的日子:一边编写软件代码,一边喝着Pisco Sours(当地很受欢迎的一种烈酒)与朋友们举杯换盏,交流看法。“这里有硅谷的感觉。”Kwelia公司的创始人约翰·钮库说。钮库来自美国,他也是“创启智利”中的创业者。

  国外创业者对“创启智利”如此追捧,和其回报方式有很大关系。和大多数创业孵化器不同,智利政府并不从创业者身上获取股权作为投资回报,“我们更看重国外创业者在本国创造的社会资本。”梅洛解释道。接受“创启智利”提供的条件后,作为交换,国外创业者要把项目带到智利启动或发展,在当地生活6个月,并向智利的大学生和企业家提供咨询帮助,咨询时间总计300小时。2010年~2013年9月,国外创业者共参加了3062场指导活动,146523名智利人受到直接帮助。智利目前大概有1660万人口,相当于每100个智利人中,就有一人接受过参加“创启智利”的国外创业者的帮助。

  尼古拉斯是一名本土创业者,他经营着一家软件开发公司Motion Displays,产品主要用于批发商整理上传销售数据,方便零售商和销售人员更好地掌握资讯,实现利润最大化。他不无感激地说:“我们公司的网页开发工作由一名来自巴西的国外创业者一手包办。”


  在梅洛看来,国外创业者对智利的意义不仅是帮助本土企业家执行或提升某项具体业务,更重要的是对本国整个创业生态系统的改善甚至是重塑。

  从地理形态来看,智利被高山和沙漠挤在南美大陆的一隅,狭长而闭塞,这也造就了智利人并不“拉美”的民族性格。大多数人(甚至智利人自己)都认为,与其他拉美民族比起来,智利人的人际交往更加注重实际利益而不是感情,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并不如其他拉美国家般亲近自然。而且智利人的社交圈子狭窄而封闭,基本以家庭为单位,通常是两到三户人家之间有着比较频繁的交往,而与其他人之间关系并不亲密。而从政治上来看,1970年,左翼6个党组成人民团结阵线,支持社会党人阿连德·戈森斯当选总统。戈森斯执政期间实行了一系列激进的经济和社会改革。直到三年后,阿连德政府被推翻,却被极具争议性的陆军司令奥古斯托·皮诺切特接替,皮诺切特进行了长达16年的军政府统治,使智利一度和世界脱轨。

  “这一历史遗留问题,也导致了本土企业家和全球市场的脱节,这是‘创启智利’必须改变的地方。”梅洛向本刊记者解释了为什么“创启智利”要求外国创业者必须把项目带到智利,并在当地生活6个月,但6个月后并不强留。显然,智利政府并不担心国外创业者以该计划为跳板,期满即把成果带走,自己徒为他国“作嫁衣”。“我们希望通过这项计划来打开本国通往硅谷和其他创业热土的门,而流动的外国创业者就是打开这些门的万能钥匙。在智利生活6个月后,他们都会或多或少地和当地人建立了商业伙伴或友谊关系,因着这些羁绊,他们离开后相互之间也还会保持联系,从而把智利的企业家和全球市场绑在了一起。”梅洛说。

  和计划刚启动时谢伊频遭泼冷水不同,现在梅洛常常得到肯定。时任智利经济部长的帕布罗·朗格锐公开表示,“创启智利”带来的改变“积极而广泛”:过去几年里,向其他类型的政府基金申请创业资金的本土企业数量猛增,教授创业科目的大学数量也在增加,例如智利天主教大学就计划建立一个创新中心以促进产学研共同发展。他还打趣道,这项计划给智利的报业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与之前相比,现在报纸上有关创业者和创业故事的文章占据了更大的篇幅”。

  加澳英等多国打“移民牌”抢创业人才

  谢伊曾说:“专为创新而打造一座巨大城市的时代已经过去。在未来的经济中,最重要的是流动。”

  显然很多政府和谢伊的观点相左,而且“创启智利”取得的成绩也为他们提供了一种参考,因而巴西、新加坡、英国等多个国家也开始大打“移民牌”。

  2013年6月,一个抢眼的新广告牌赫然立在贯穿全球科技行业心脏的美国101国道旁:“H-1b签证有问题?转道加拿大吧。”这一邀请针对的是那些拿不到H-1b(美国签证的一种,指特殊专业人员/临时工作签证),因而不能在美国工作的外国创业者。加拿大移民局新推出一种创业签证:申请人只需要上过一年大学,并从获得政府认可的加拿大天使投资人那里得到7.5万加元(约合44万元人民币)投资,或从加拿大风险投资人那里得到20万加元的投资,就有可能获得永久居留权,享受该国相对较低的企业税,并享受公共医疗保险。

  加拿大不是唯一一个向外国创业者伸出橄榄枝的国家,为了创建本国的“硅谷”,澳大利亚和英国也推出了类似的创业签证。澳大利亚向那些能从政府认可的风险投资者那里筹到100万澳元(约539万人民币)的海外创业人士提供绿卡。英国则向能从风险投资者那里拿到5万英镑(约50万人民币)资金的海外创业人士提供临时签证。

  要知道,美国500强企业中,有四成是移民和他们的子女所创立,如果这样的人才被挖走……各国移民局频繁的动作让美国不淡定了。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参议院正在审议一部标志性的移民法案,该法案包括一项硅谷投资者奋力争取的条款:为那些获得美国投资者投资10万美元(约61万人民币)以上的创业者提供新的签证类别。

  谢伊大概没想到,自己当初的“引流”构想,会搅动出如此大的动静。

  从上述签证和正在审议的法案来看,风投和天使人的影响力极大,甚至成为颁发创业签证的关键因素。加拿大移民局局长肯尼解释道,与加拿大移民部的职员们相比,投资者更有能力辨别哪些人将为这个国家带来好处。“投资者会对海外创业人士进行严格的评估,这将确保那些合格的申请人真正拥有高水平的人力资本,并确保他们有能力推动经济发展。”肯尼说道。

  那些“真正拥有高水平的”创业者又是怎么看的呢?

  “硅谷之于有志向的科技创业人士,正如佛罗伦萨之于文艺复兴。”西班牙程序员哈维尔·拉萨说这话时,表情如朝圣般庄严。他持短期商务签证去到旧金山参加科技孵化项目“500 Startups”。和很多打算留在美国硅谷的外国科技产业创业者一样,他关注的是华盛顿,而不是渥太华。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当肯尼前去旧金山参观“500 Startups”项目时,他领略到了此地能够吸引外国创业者的原因。该孵化项目的联合创始人戴夫·麦克卢尔带着他来到12楼的落地窗前。“Facebook在那个方向,”麦克卢尔边说边伸出手指指点江山,“在那儿,你可以看到苹果公司。”

  美国硅谷的诱惑力自然不必赘言,不过,哈维尔·拉萨的说法并不能代表所有人的想法,一如大卫·罗伊德和约翰·钮库被智利深深吸引一样。这场国际创业人才争夺战才拉开序幕,也许再过几年我们才能知道,到底创业者更享受在旧金山小口抿着星巴克咖啡,还是在圣地亚哥大口干着Pisco Sours,亦或是在伦敦端坐着品味伯爵红茶……

(此文章版权为《赢未来》及其作者共同所有,不得用作其他商业用途。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副主编蒋方舟:有时像青楼的头牌      下一篇 >> 酒咔嚓:让你更懂葡萄酒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赢未来

《赢未来》全媒体于2010年6月创办,致力于帮大学生更好地适应社会和职场。获取更多有用,好看的信息,欢迎搜索关注微信订阅号magazinev 淘宝店: http://winywl.taobao.com 电子期刊网: 读览天下、龙源期刊网、悦读网、迅雷数字商城、杂志铺、蜘蛛网搜索“赢未来”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