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未来全媒体官方博客
让未来更有方向
http://winningv.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把自己卖了吧:主动出售个人数据的可能性

2013-10-18 15:25:4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创业 | 浏览 16684 次 | 评论 0 条

当下互联网隐私问题日益突出,人们越来越关注自己的数据问题,主动“出卖自己”或许会慢慢成为主流观念。

  

图文 / 苏三



  早在2011年年初,世界经济论坛就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个人资料正演变成一种新的经济资产种类,并且会成为“涉及社会方方面面的有效资源”。诸如谷歌、Fcebk、ikeI等互联网企业,都采用提供免费服务,然后收集用户个人数据的方式来赚钱。它们要么将用户的数字活动信息出售给有兴趣的公司,要么将用户数据应用于商业情报和前瞻性分析,又或者像“棱镜门”曝光者斯诺登说的那样,向(美国国家安全局)奉上用户数据讨好政府。

  当然,这种商业模式营利的前提是大量的数据,正如周鸿祎所说:“我当时做免费的时候,确实也没有想怎么赚钱。但是,我相信,只要能够汇聚到几亿的用户基础,以后肯定能赚钱。”

  

个人数据商业现状:被大肆贩卖还错漏百出


  在企业看来,挖掘海量数据,并用于分析用户的消费模式、生活习惯、地理位置等信息,可以达到更精确、更迅速、更智能的营销。但与此同时,出错情况也相应增加了。

  二十多岁的马修·莫纳汗(Mtthew Mh)是一家互联网初创企业的CE。与此同时,另一位同样二十几岁的马修·莫纳汗也经营着一家互联网初创企业。他们甚至曾经一度在同一座城市生活。

  这不是克隆话题电影的情节。这两位马修·莫纳汗的生活缩影以数据的形式真实地存在于某位数据代理商的文件夹里。

  马修·莫纳汗是Ifecti的CE,该公司旗下有一个一流的寻人网站——Pepemrt.cm。这个网站会从一些公共记录公司手中购买信息,如全美选民和房屋登记的详细资料。

  莫纳汗表示,将各种不同来源的数据记录正确地联系起来不是一件易事,因为重名的现象很多。他举例称,和他同名同姓的马修·莫纳汗B是phBt公司的CE,该公司致力于协助社交广告商。

  2013年年初,他们的重名引发了一场尴尬。那时有人将莫纳汗B醉酒后裸身在印度一海滩上跌跌撞撞行走的视频发到了网上。结果有人把这一信息跟莫纳汗贴在一起。因为在谷歌上搜索马修·莫纳汗时,搜索结果会出现与这两个人都相关的所有链接以及该视频。而那些不熟悉他们的人并不清楚他俩谁是谁。

  著名孵化器YC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u rhm)个人网站的第一个Q就是,“我跟那个搞摄影的保罗·格雷厄姆不是同一个人”。2008年奥运会前夕,全国公民身份证号码查询服务中心显示,中国有18462人和世界冠军刘翔同名。在重名现象严重的情况下,数据供应商和代理商很容易混淆不同人的信息。

  

软件工程师主动出售个人数据的尝试


  2013年6月,德国《金融时报》进行了一项针对个人数据价值的调查,结果发现,当社会地位、收入情况和消费习惯等方面数据相近而以匿名的大数据形式出现时,个人数据价值大大地降低了。科技博客The ext Web的记者本·伍兹(Be W)举例说,1000个像他这样无百万存款、无房、无老婆的“三无屌丝”且是匿名的文件,一般情况下,市场调研公司只会花22美元去购买,平均下来,一个匿名用户的数据只值0.22美分。

  当然,对于用户量以亿来计算的企业,如Fcebk有7亿活跃用户、e+有3.43亿、Twitter为2.88亿(b WebIex于2013年1月发布的数据),这依然是很可观的收入。而这让居住在纽约布鲁克林的软件开发者费德里科·扎尼尔(FeericZier)“很不爽”。他激动地说:“那些公司在用我的数据赚钱,可是他们赚了几十亿美元,我却一分钱都没得到。”

  于是,扎尼尔在 Kicktrter 上发起了一个项目——“ bitef Me”。从2013年2月起,扎尼尔开始收集自己所有的数字轨迹,包括浏览的网站、聊天记录、上传的照片和P数据。大概3个月后,他收集了约7B数据。而项目“ bite f Me”是这样的:任何人只要支付一定的数额,就会得到一个数据包,里面包含了扎尼尔最少相当于一天份量的数字轨迹,例如2美元可以得到70个网站浏览记录、500张屏幕截图、500张视频截图、一份P数据、一份应用程序使用记录,以及所有的鼠标运动轨迹。

  扎尼尔说,“与其让那些大公司贩卖我的数据赚钱,倒不如我自己把自己给卖了。”在他的Kiktrter页面上,扎尼尔写道:“如果大家都像我这样做的话,我想那些卖家们就会直接向我们购买私人数据了。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傻,可是把这些数据拱手让人更傻。”这个项目的所有收入将会投入开发一个iPhe pp和一个Chrme浏览器上的扩展程序。扎尼尔介绍,这两个应用的目的就是收集并分享个人数字轨迹。

  截至2013年5月,有85人购买扎尼尔的数据,让他有了1069美元的收入,比他设置的500美元目标多了一倍,但大部分人也承认,购买行为更多是出自好奇和同情。

  “出卖自己”的确是夺人眼球的举动,但问题是,单独或者极少量的数据不具备研究价值。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教授彼得·法代(Peter Fer)对此也提出质疑,认为这些信息的价值未必像扎尼尔想象中的那么有用,“相对而言,捕捉客户行为的数据会更加重要,而且许多公司通过与客户各种渠道的交互早已掌握那些信息。”至于消费者,法代教授认为他们对管理和交易自己数据的积极性也不会很高,因为管理个人数据要花费的精力要超过其得到的好处。

  

出售个人数据平台应运而生


  如果“管理个人数据要花费的精力”真的“超过其得到的好处”,那么确实很难引起个人用户的兴趣,毕竟大部分网民并不具备像扎尼尔那样的软件工程背景,懂得如何收集并处理自己的个人数据。但假如有这么一个平台,用户有出售数据的决定权、数据交易更加透明,同时用户只需要填写问卷而不用进行其他复杂的数据管理呢?

  成立于2011年的Hhke自称是致力于“把此前被免费窃取的数据转换成可进行交易的货币”的平台。

  联合创始人邓肯·怀特(uc White)希望创建一个平台让用户可以接触企业、洽谈数据售价,用户可以自行决定向哪家企业出售、拒绝向哪家企业出售,借此去除市场调研的中间流程,同时绕过Fcebk、e+等打着“免费服务”旗号抓取用户数据的“虚伪商人”。

  Hhke估计,用户一年可通过其平台获得1000~5000英镑的数据销售收入。这样的收入估价是基于市场调研机构的传统成本做出的,具体金额取决于多个因素,如收入水平、职业类型、使用频率和行为特点。用户还可以选择从品牌商获得非现金回报,如优惠券或者其他形式的奖励。

  据怀特透露,有几名潜在大客户准备在测试证明其模式有效后注册加入,其中包括“一家大型银行、一家家喻户晓的电信运营商以及一家家喻户晓的游戏开发商”。

  除了Hhke外, 网上隐私和信誉管理初创企业Reputti.cm的联合创始人兼CE麦克·费蒂克(MicheFertik)也于8月初透露,Reputti不久将会推出一项名为“消费者电子资料库”的新功能,如果用户将其特定的个人信息分享给其他公司的话,就能获得一定的折扣和特别待遇。比方说,让航空公司了解你的收入情况可以换得积分并在下次飞行时获得升舱待遇。对此,费蒂克介绍,主流航空公司表示出挺浓厚的兴趣。

  从Hhke和Reputti来看,营销市场出现了往基于用户许可方向发展的苗头,回归本质就是“以人为本,用户至上”,相对容易获得用户的青睐。而当下隐私问题日益突出,人们越来越关注自己的数据问题,扎尼尔那句“与其让那些大公司贩卖我的数据赚钱,倒不如我自己把自己给卖了”或许会慢慢成为主流观念。而只要能够汇聚到足够大量的用户基础,又何须担忧赚不到钱?


(此文章版权为《赢未来》及其作者共同所有,不得用作其他商业用途。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专访香港迪士尼乐园亲善大使刘旭…      下一篇 >> 为什么前100天如此重要?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赢未来

《赢未来》全媒体于2010年6月创办,致力于帮大学生更好地适应社会和职场。获取更多有用,好看的信息,欢迎搜索关注微信订阅号magazinev 淘宝店: http://winywl.taobao.com 电子期刊网: 读览天下、龙源期刊网、悦读网、迅雷数字商城、杂志铺、蜘蛛网搜索“赢未来”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